农历网,电影节,豫剧,激素,石雕

多尔衮为什么不当皇帝,多尔衮为什么要杀支持自己当皇帝的两个人?


时间:

窃以为这不是因为(另外有的答友提到的)阿达礼和硕讬提议多尔衮当皇帝是把多尔衮放在火上烤,多尔衮觉得其居心叵则而大义凛然处死两人。真正的水或许要比这深得多。

事实上,把阿达礼和硕讬抛出来的不是多尔衮而是他们的祖父(对阿达礼而言)和父亲(对硕讬而言)代善。

福临(后来的顺治帝)被确立继承皇位之后的这么一个敏感时刻,代善的孙子、颖毅亲王萨哈璘长子阿达礼和代善第二子固山贝子硕讬却四处活动,企图推翻诸王大臣的决议,改由多尔衮继位。

据记载,阿达礼和硕讬先分别亲自或派亲信往睿王府多尔衮处劝进,之后,二人又借探视祖、父代善足疾,上门私下对代善建议立多尔衮为帝吗,其中有个非常有画面感的细节,硕讬附在代善耳边低语:

虽然子孙两人兴头十足,喋喋不休,代善却丝毫不为所动,他以诸王大臣已对天立誓的理由拒绝了他们——但此时并没有出首举报他们。阿达礼和硕讬见代善不从,又前往豫亲王多铎(多尔衮的幼弟)家,但是多铎却闭门不见。

吃了闭门羹的阿达礼、硕讬不得已又返回代善王府再次重申前意:大哥,咱们动手吧!

这回代善动了真气:

(《独步天下》中的代善剧照)

(代善是正红旗旗主)

于是代善决定亲自告诉多尔衮,之后代善、多尔衮两人经过密商,决定把这件事公布于众,阿达礼、硕讬的命运自此已经被决定。

接着,阿达礼属下的大学士刚林也出来检举,并将他逮捕押送多尔衮处。审讯快马加鞭,结果很快就出来了——阿达礼、硕讬“扰乱国政”,以叛逆罪论死。当天晚上,阿达礼、硕讬被赤身裸体捆绑着押送到衙门,说起来这类问题本该罪不及孥,但是阿达礼的母亲、硕讬妻子(两人都是代善的儿媳),也一同被活活勒死。

后世有研究者对这件事中的重重疑窦提出自己的质疑,主要有以下三点:

第一、多尔衮、代善、多铎在一开始虽然不听从建议,但是都没有举报讯阿达礼、硕讬,后来代善被逼无奈举报,从某种意义上更像对多尔衮摊牌。

其次、既然硕讬已告知多尔衮,内大臣图尔格及御前侍卫,都赞同其谋划,在审讯阿达礼、硕讬时,多尔衮为什么不就此进行追查?而是在事发当晚就匆匆将二人处死。如此急吼吼的处置,是否有杀人灭口之意?

最后、顺治帝后来亲政之后,大学士刚林因为是多尔衮的死党而被处死,回溯阿达礼、硕讬事件中,刚林事先已得知阿达礼密谋,事发后将其主人举报给多尔衮,刚林的行动是否有人授意?

(多尔衮剧照)

根据上述种种蛛丝马迹,研究者认为:阿达礼、硕讬背后似乎另有指使。

从人情物理上推断,代善直接检举自己的儿子和孙子,以垂暮之年(这一年代善刚过花甲之年)亲手把自己的晚辈包括家属女子全都送上绞刑架,似乎很是诡异而不合情理。

我们不妨猜测,一个比较大的可能性是,阿达礼、硕讬实际上受到多尔衮或者多尔衮方面(如两白旗系统人士)的指使,其起到的主要作用是试图说服代善,但在代善不惜牺牲自己的一子一孙并以大局为重逼迫多尔衮表态的时候,多尔衮只能牺牲这两个走卒以维护诸王会议形成的决议,也通过舍卒保帅,避免两黄旗、两红旗和两白旗发生足以动摇国本的尖锐冲突。

公元1643年9月,清太宗皇太极未指定皇位继承人的情况下突然崩猝于沈阳故宫,他的长子豪格集团和十四弟多尔衮集团为争夺皇位剑拔弩张,势同水火,互不退让。皇子的代表索尼、鳌拜等人更是立场坚定——如果不是皇子继位,就要血洗会场。

    相关阅读